最新公告:凯发会员|凯发娱乐平台
新闻动态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

电话:

传真:

手机:

邮箱:admin@baidu.com

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动态 >

垃圾分类激活环保股 上市公司的退与进

文章来源: 更新时间:2019-07-22 10:05

固废网讯:盛运环保,自2013年起,全力开拓垃圾焚烧发电等领域,在几年的扩张之后,公司面临资金短缺、融资困难等问题,启迪环境、神雾环保、东方园林等都遭遇了相似危机。

目前,这些上市公司已经开启了自救之路。盛运环保将希望放到了政府手中。还有多家公司与国资牵手,完成了股权变动。东方园林一直筹划引入国资战略投资者。启迪环境的控股股东启迪控股则获得雄安新区管委会、雄安集团旗下基金的入股。

在垃圾分类政策出来后,垃圾处理上市公司面对着一片蓝海。分析认为,整个固废产业链的高景气度在未来几年将维持。这些公司的股价回升,对资金链也有积极意义。

1.jpg

盛运环保子公司状况不一

7月中旬的北京热浪滚滚,丰台区科兴路9号二层210室中,多名员工正在格子间内工作,玻璃门后标示的“轩慧国信”显示,这里是北京轩慧国信科技有限公司。

“我们在被盛运环保收购的时候就谈好了公司是独立经营,所以我们和盛运环保在资金上、债务上都没有太大瓜葛。目前公司运行得还可以。”7月16日,轩慧国信市场经理向新京报记者介绍,目前公司主营信息化业务,会参加政府购买服务的招投标,在中标后会向政府提供软件服务和劳务服务。

该市场经理表示,垃圾强制分类逐步推行后,市场竞争确实有所加剧,以前做其他业务的企业忽然就加入了这一行想分一杯羹。

2017年7月,盛运环保发布一条收购公告称,为拓展环保行业产业链,提升环卫信息化管理水平,加大向上游智慧环卫领域的拓展,拟以自有资金2.6亿元收购轩慧国信100%股权。收购实施后,轩慧国信将成为盛运环保的全资子公司。

被盛运环保收购的轩慧国信是物联网技术公司,主要致力于智慧环卫一体化管理解决方案的开发与应用,实现垃圾收运作业监管、收运量与焚烧发电数据对接、政府与市民互动交流。盛运环保也希望轩慧国信为上市公司增加新的利润增长点,提高上市公司盈利水平。

轩慧国信在被收购前,2015年和2016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835.98万元和3606.07万元,净利润分别为323.26万元和1544.93万元。同时,轩慧国信承诺2017年度、2018年度及2019年度实现的经审计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000万元、2500万元、3125万元。

到了2018年,轩慧国信出现净亏损863.87万元,距离2500万元的业绩承诺相距甚远,而这与轩慧国信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股权被强制拍卖有关。

盛运环保称,因另一家子公司桐庐盛运环保电力有限公司到期债务不能偿还,被债权人永赢租赁有限公司起诉,已经宁波鄞州____判决。因公司未能履行生效判决,2018年11月9日轩慧国信收到法院通知,将轩慧国信股权查封拍卖。盛运环保对轩慧国信商誉1.96亿元全部计提减值。

相比于轩慧国信,盛运环保的另一家子公司中科通用在业绩中占比更大。

2013年,盛运环保购买中科通用80.36%股权。中科通用所产生的商誉为2.67亿元。中科通用是一家业务性质为垃圾焚烧及综合处理设备、烟气处理设备等的采购销售公司。

然而,这家对盛运环保净利润影响达10%以上的子公司,在2018年出现了1.36亿元的净亏损。2017年时,这家子公司的净利润尚有1129.45万元。

在2017年报中,盛运环保称,因公司流动性不足,导致部分债务到期不能足额偿还,部分债权人提起诉讼。被盛运环保公示的被提起诉讼的子公司中,就包括中科通用。

7月16日,新京报记者来到中科通用注册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苏州街3号大恒科技大厦南座九层902号看到,该层办公室只有一家名为“趣头条”的公司在经营,该公司前台表示,南座九层只有这一家公司,相邻的大恒科技大厦北座也只有几家小公司在营业,并没有中科通用的公司名称或标示。

高德地图显示,中科通用还有另一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21号海育大厦12层。记者来到海育大厦看到,12层前后两扇玻璃门紧锁,门后依稀可以看出“盛运股份 中科环保”的字样,但前台两旁的植物已枯萎,地面凌乱,没有办公桌与办公椅。楼下物业表示,中科通用曾在此办公,但一个月前结清了水电费就搬走了,不清楚搬到了哪里。

启迪环境中标项目提前终止

2.jpg

与盛运环保同为垃圾处理行业的上市公司还有启迪环境。

在桑德系逐渐退出后,7月10日,启迪桑德将证券简称改为“启迪环境”。

7月16日,新京报记者来到北京市朝阳区马驹桥,工商资料显示,启迪环境的子公司启迪桑德环境资源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技术研发分公司、北京桑德新环卫投资有限公司在这里。

新京报记者在位于马驹桥的桑德集团产业园中了解到,此前启迪环境的子公司的确在这里办公,但在春节前后,该子公司已经搬迁至五道口附近的同方科技大厦,那里聚集着清华系多家公司。

桑德集团的产业园内,目前只有桑德系旗下公司办公,港股上市公司桑德国际仍在这里办公。

一位桑德国际的员工告诉记者,此前的确遭遇了供应商讨要欠款。年后搬迁的背后,是当时包括启迪环境、桑德集团、桑德国际的整体内部调整及人员裁减。

7月17日,启迪环境回应新京报记者表示,公司的确在此前有过人员精简,但随着子公司人员的增加,实际上工作人员在增加。也不存在欠薪的情况,“我们的工资都是正常发的”。

关于启迪环境是否有项目暂停不做,公司回应称,只是有一些不太好的项目没有继续。公司对PPP项目的竞标上,如果能够获得融资,也依然会选择竞标类似项目。

记者在桑德集团的办公楼看到,大楼内不时有员工出入办公。有的屋内空无一物,有的保留着办公桌椅等物品。

7月16日,桑德集团相关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年后桑德集团做了部分内部调整及人员精简。隔壁大楼内的桑德国际办公室,也有部分空空荡荡。记者在桑德国际办公大楼一楼看到,食堂对面的办公室已空置大半,有的桌面上还残留着工作人员的办公物品。

多位桑德集团员工、桑德国际员工向记者证实,自己被拖欠工资,有的员工所欠工资从3月至6月,有的员工只有5月、6月被欠薪。

记者走访发现,启迪环境此前中标的项目已经终止。

2018年9月,北京市公共资源交易平台上发布了一则北京市房山区阎村镇农村一体化项目发布中标候选人公示信息,启迪桑德环境资源股份有限公司排名首位。

7月16日,新京报记者前往北京市房山区阎村镇政府获悉,启迪环境中标的该项目已终止协议。

“启迪环境中标后,由于人力成本比预估的高,拖了3个月才开工”,相关负责人表示,开工后不久,启迪环境又因车辆成本上升申请终止了协议。

垃圾处理上市公司的扩张与收缩

同花顺数据显示,仅主营业务包括中段垃圾处理的A股上市公司就多达16家,包括盛运环保、绿色动力、深圳能源、首创股份、启迪环境、科融环境、兴蓉环境、城投控股等知名公司。

在前几年突飞猛进的扩张后,不少垃圾处理行业上市公司受制于PPP、BOT模式的资金回收周期长,困顿于资金短缺、融资困难等问题中。

在16家垃圾处理类上市公司中,盛运环保负债率高达97.85%。而在不到十年前,这家公司与启迪环境都刚刚步入垃圾处理领域,发展迅猛。

早在2013年,盛运环保就开始加速产业转型,主营业务转型为环保行业相关的产业。当年,盛运环保实现营业收入11.7亿元,同比增长37.86%,归母净利润1.74亿元,同比增长108.40%。垃圾焚烧及发电这项业务为公司带来了9126.79万元营业收入。

盛运环保当年在建、筹建、计划建设的垃圾电厂共14个,主要以BOT项目为主,“项目开工的前期时间长,投资规模较大,回收周期长”的隐患埋下。

2010年,启迪环境就按照董事会既定经营目标,走固废处理工艺多元化路线。公司当时就有包括武汉合加环保工程有限公司、新疆华美德昌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等在内的负责垃圾处理和垃圾综合运营子公司。到2013年,启迪环境指出,公司主营业务涉及城市生活垃圾、城市污泥、工业与医疗废弃物、餐厨垃圾等固废处置领域和废旧资源综合利用及特定地区市政供水、污水处理领域。

2015年起,盛运环保开始进行风险提示称,我国城市生活垃圾行业市场高度分散,参与者众多,竞争激烈,增加了公司未来获取新项目、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的难度;同时可能导致公司被迫降低对于垃圾处置费的要求,使得公司未来项目的利润率水平有所下降。不过公司相关营业收入仍在增长。

2016年起,公司进一步加大工业园区建设、环卫一体化等PPP环境综合服务项目市场开拓,拓展餐厨垃圾、医疗废弃物、电子废弃物等固废及污水处理领域。相比于2013年的14个垃圾电厂,到2016年,盛运环保已经有建设期转点火试投产阶段的项目8个,6个项目开启二期扩建工程,12个项目开工建设,12个项目拟开工前期准备工作等。垃圾焚烧及发电业务为公司带来营业收入1.8亿元。

但是2017年,盛运环保出现了13.18亿元的净亏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1.14亿元。

2018年,盛运环保的负债总额最终达到95.32亿元,负债率为97.89%。2018年报中,盛运环保称,公司主要采用BOT特许经营模式投资、建设、运营城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该类项目建设前期投资规模较大,在转入运营后再通过服务的方式逐期收回,这对公司现金流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公司目前资金紧缺,可能存在投资资金不足而导致业务无法快速扩张的风险。

年报显示,20个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不再筹建,已停止营业,人员已离职,拟清算注销。

多家环保公司资金问题待解

路径相似的还有启迪环境。启迪环境负债总额2017年达到182.46亿元。到2018年,启迪环境的负债率控制在61.44%。

2018年,启迪环境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收109.9亿元,同比增长17.5%;归属净利润6.439亿元,同比下降48.53%。启迪环境表示,环保行业资金密集型特征使得其收入规模的扩张依赖于资产负债的同步扩张,伴随着金融去杠杆,企业的融资难度加大、成本上升、额度收紧、债务增长,PPP项目盈利的两个核心变量均受到严重挤压。启迪环境称,公司及时调整债务结构,由以往短期借款向长期项目贷款调整,优化资金配置结构。

多年来,桑德集团一直是启迪环境的大股东,不过到2015年9月底,桑德集团持有的股份下降。清华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在当年受让桑德集团持有的启迪环境2.52亿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29.80%。公司实控人由桑德集团变为清华控股。

今年7月10日起,启迪桑德名称变为启迪环境。新任董事长文辉向媒体公开表示,2019年上半年,雄安新区管委会及雄安集团筹划入股启迪控股,与清华控股并列成为启迪控股第一大股东,“更名为启迪环境更能体现公司‘能源+环保’的战略布局方向。”

7月17日,启迪环境董事会秘书办的工作人员表示,业绩下滑主要原因是期间费用的增加,其中财务费用增加较大,“我们的员工人数也在不断增加”。

7月16日,新京报记者在启迪环境展示厅内的实时大屏幕上看到,启迪环境旗下的环卫工人超过8.7万人。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启迪环境的员工总人数为8.9万人。

对于公司的垃圾分类业务,工作人员回复,启迪环境的业务内容中原本就包含环卫业务。

早在数年前,东方园林通过产业整合尝试战略转型,由从事市政园林工程建设为主的企业逐步向以水系治理、土壤矿山修复为主的生态治理企业转型。2015年,东方园林收购金源铜业100%股权,收购吴中固废80%的股权,收购申能环保60%股权,迈上了工业危废处理领域的征程。

2019年4月26日,东方园林公告,基于2018年在“去杠杆”、“紧信用”的金融环境下,公司面临较大融资压力,在集中偿还了大量有息负债后,流动性资金较为紧张。短期偿债能力下降,出现缓发部分员工工资、拖欠部分离职员工补偿金等情况,存在持续经营重大不确定性的迹象。

2018年以来,在严控金融风险的背景下,神雾环保也受资金影响,项目开工有一定的迟缓和停滞。2019年1月8日,新京报记者获悉,神雾环保已再次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ST科林在2018年年报问询函回复中表示,年内到期的融资大多未能续贷甚至被抽贷,偿还该等融资挤占了公司大量流动资金。在2018年年报中,科融环境也直接表明,2018年9月公司因现金流紧张,终止收购案。

垃圾分类带来新机会,牵手国资被期待

Wind数据显示,68家环保类上市公司中,截至今年1月底,有13家环保类上市公司的资产负债率超过了70%,其中天翔环境、盛运环保、*ST节能分别达到99.8%、97.8%、91.7%。

盛运环保、天翔环境已开始放弃之前运作的PPP项目。

6月10日,盛运环保宣布,鉴于部分已签署的PPP项目合作框架协议投资规模大、投资回收期长、市场不确定性等因素,以及公司目前的现状,拟终止对部分PPP项目的投资合作。7月3日,天翔环境公告称,公司子公司参与的四川省简阳市石盘镇4.4亿元的PPP项目被终止合作。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环保行业目前普遍现金流吃紧,以前的一些PPP项目,有的会有几十家公司来竞标,但现在有的甚至都无法达到5家公司的竞标标准,最终只能废标。一些小型环保公司,很早就已经无法竞标PPP项目。

部分环保类公司倾向于选择与国资背景的企业合作,引入国资为公司股东。

盛运环保将获救希望放到了政府手中。7月5日,盛运环保公告,因资金周转困难,公司有44.29亿元的资金到期未能偿还。计划采取的措施包括,“目前公司在政府主导下积极寻求其他重组方”,公司内部将通过压缩开支、资产处置、寻求地方政府支持等各项措施全力筹措偿债资金。

一些公司已牵手国资,完成了股权变动。7月18日,*ST菲达称,公司控股股东巨化集团与杭州钢铁集团签署股份无偿划转协议,控股股东将由巨化集团变更为杭州钢铁集团,实际控制人仍为浙江省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东方园林资金链出现问题后一直筹划引入国资战略投资者。2018年11月,东方园林旗下公司获得农业银行旗下的农银金融资产投资增资。

环能科技在今年1月引入国资委控制的北京中建启明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为第一大股东,实控人由个人变更为国资委。清新环境也在7月引进四川发展国润环境投资有限公司为控股股东,实控人变为四川省国资委。

今年3月,启迪环境的控股股东启迪控股还获得雄安新区管委会、雄安集团旗下基金的入股。

启迪环境股价数年前一路走高,2015年6月30日达到39.06元,在长达两年的震荡后,2017年11月30日收盘价仍有24.50元,之后一路下跌,到2019年1月31日收盘只有9.17元。盛运环保股价2015年6月30日出现了16.43元的高点,随后的两年时间基本在8-12元的股价区间内,但从2017年11月30日开始暴跌,到2018年8月31日公司股价仅剩2.64元。

业内分析称,2018年民企资金链紧张,环保产业最为困难,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股价单边下行,导致股权质押爆雷。不过,今年6月、7月初资本对垃圾处理概念关注度提高后,这些公司的股价大幅回升,对资金链也有积极意义。

国泰君安研报指出,垃圾分类将直接带来新增的前端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的环卫装备及服务需求。同时,垃圾分类后中转站、服务点、回收网点等新增建设规模有望超过320亿元。另一方面,垃圾分类下游的潜力将逐步释放,垃圾分类发电、生物柴油等都有望得到迅猛发展。

广发证券表示,结合近几年垃圾分类+洋垃圾禁止+再生资源鼓励等固废领域的政策内容,预计整个固废产业链(包括环卫、再生资源、垃圾焚烧等)的高景气度在未来几年仍将维持,且全产业链的固废处置模式或将更受政府认可或推崇。固废产业链现金流优于工程业务,且业绩增长更为确定,有望率先迎来估值回升。

原标题:垃圾分类激活环保股 上市公司的退与进

上一篇:垃圾上的风口

下一篇:没有了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电话:传真: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8 凯发会员凯发会员|凯发娱乐平台 All Rights Reserved技术支持: